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g_head.htm
<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腰包 >

背上的负担反而更加沉重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6 10:07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许多中介机构和社会团体凭借着与政府和企业打交道的便利,成为个别政府部门权力寻租的通道:他们的负责人就是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还有些中介机构和社会团体与个别政府部门结成利益共同体,政府部门指定或变相指定中介机构进行不合理的服务收费,然后与中介

“许多中介机构和社会团体凭借着与政府和企业打交道的便利,成为个别政府部门权力寻租的通道:他们的负责人就是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还有些中介机构和社会团体与个别政府部门结成利益共同体,政府部门指定或变相指定中介机构进行不合理的服务收费,然后与中介机构搞 ‘利益分成’。”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唐杰表示。

国务院近日召开的一次常务会议也直指一些地方存在的“红顶中介”现象。在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我去一些地方考察时看到,政务大厅里面的收费都取消了,但大厅隔一条马路就是一家咨询服务的中介公司,里面还坐着几个‘大盖帽’,要办事的民众,都要来这里先走一趟,这不是‘暗度陈仓’吗?!”

“可不可以开一个网上办事大厅,所有和中介相关的服务都在网上晒出来,所有的步骤都能够在网上完成,这样就没人能动得了手脚了。”刘女士认为,网络时代,政府部门完全可以借用科技力量,使相关事项更加透明。“程序公开了,我们企业办个证、缴费,也都心服口服。”

“‘红顶中介’有这么几类,一类是指由政府转型过来具有审批权的组织,他们过去就是政府部门,后来变成了协会;一类是捆绑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协会,主管部门有一部分职能隐藏或者直接委派给这类协会;还有一类机构,政府主管部门领导退休下来以后,在里面任职。”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正中说。

刘女士、王先生的经历并非个案。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在去年一项针对企业家的调研中发现,随着简政放权的不断深入,行政审批的门槛越来越低。但是,评估、鉴证、意见书、技术性检查等第三方中介事项却有增无减,在行政审批之外又拦起了一个高高的门槛。

免责声明:

“‘红顶中介’的存在会扰乱市场秩序,比如,地方上有一些协会对企业征收会费,如果不交的话,就不给企业年审。没了年审,企业怎么能经营?”许正中认为,社会中介成了政府的延伸、二政府,和政府部门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会极大地增加企业运营的成本,并滋生腐败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相关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2年,全国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中介组织贪污贿赂犯罪达923人,分布于工程建设、执法司法、金融信贷、土地矿产、财政税收、国有企业等行业,涉案领域十分广泛。

刘女士对记者抱怨:“1万多元额外的费用,平白增加了我们酒店运营的成本,也伤害了我们对政府的信任。试想,税务局辖区里的企业不知道有多少家,每一家要是都有这样的遭遇的话,这得是多大一笔钱啊!”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严防以“红顶中介”替代行政收费的现象。实施普遍性降费,关键要让政策落实到位,让千千万万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真正得到实惠。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唐杰表示,“红顶中介”的危害在于,一方面,企业办理相关业务的经济负担没有实质性减轻,政府为企业减负添力的改革目标受阻,甚至还可能增加企业其他“包袱”,例如在不得不“被中介”的情况下涉嫌行贿。另一方面,企业与政府通过“红顶中介”互动的过程,无疑会给企业带来错误的导向,长此以往,企业会普遍滋生“走偏门”的思维。

“是否还有‘红顶中介’存在,是检验各级政府管理部门有没有‘真放权’的标尺。老百姓都在看着,不能含糊。”许正中说。本报记者寇江泽

唐杰认为,治理“红顶中介”问题,首先,要继续以建设法治型政府为导向,进一步放权、限权、分权,逐渐形成相应的制度体系,真正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对目前需要前置审批的行业进行梳理和分类,除涉及国家安全等问题的一些行业以外,原则上应取消企业登记的前置审批,不仅要深化目前的‘先证后照’向‘先照后证’改革,还应该取消一部分行业的市场准入审批。”其次,要以建设服务型政府为导向,“建立以机会公平、权利公平为核心价值的企业服务保障体系。”再次,在降低中介行业企业准入门槛的同时,要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加强监管,例如运用大数据的思维和信息技术手段,进一步完善问题发现机制。“最后还要综合运用奖励、税费减免、购买服务等,引导中介机构向专业化方向发展。”唐杰说。

刘女士是湖南某地一家大型连锁酒店分店的店长,“一开始,税务局要求总部提供所有的票据。但是总部在外地,那么多的材料根本没法寄过来。后来,税务局又要求做财务报表,并且给我们指定了一家会计事务所,不在这个事务所做报表的话,年审就不给通过。”在付出了1万多元的代价后,刘女士总算通过了税务局的年审。

为了规范中介市场,压缩行政权力寻租空间,广东省惠州市日前成立了“中介超市”:凡是政府投资项目在行政审批环节中需要中介机构服务的,除需公开招投标或项目有特殊要求外,一律采取摇珠的方式选择中介机构。而对于社会投资项目,项目业主也可以在“中介超市”中自行挑选中介服务机构,或委托采取摇珠方式进行选择。有了“中介超市”,选择中介的所有流程都在阳光下运作。

今年4月份,有媒体报道,长沙建筑业协会建筑施工设备租赁分会向企业收保证金,企业不交钱登记就不能经营。此外,该协会还规定,未取得行业确认证书的建筑施工设备租赁企业,禁止在长沙承接该项业务,被戏称为“最牛行业协会”。该协会依托主管单位的权力,强制服务,强行收费,破坏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

“‘红顶中介’现象大量存在,实际上反映了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走后门’已经出现组织化、制度化的倾向,这极大地伤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唐杰说。

今年6月份,审计署的一份审计报告指出,13个中央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近30亿元。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社会上流传的这一说法,也道出了一些“红顶中介”参与和助推违规行为的种种乱象。

近年来,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推进,各地政府大力减少审批事项。然而,在一些地方,“改革红利”却让中介机构截留,企业主不但未能享受到改革成果,背上的负担反而更加沉重。“红顶中介”正在蚕食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

许正中认为,消除“红顶中介”现象,首要任务是将所有协会、中介机构与主管部门脱钩。“协会、中介的性质应是行业自律组织,它的受益人应该是会员,而不是过去所在的部门或者部委。此外,所有退休的干部,不允许在任何协会担任职务,以斩断灰色的利益输送过程。”

在湖北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的王先生,也有类似的遭遇:以前很多在政府部门办理的项目,现在都得去研究院所、检测机构甚至行业协会办理了,“跑一个项目,政府部门审批用不了多长时间,大部分时间都被中介机构评估、专家会审等环节占去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上一篇:包括落实北京户口、工作及一套房产
下一篇:没有了

图文资讯

背上的负担反而更加沉重
背上的负担反而更加

  “许多中介机构和社会团体凭借着与政府和企业打交道的便利,成为……

[详细]
包括落实北京户口、工作及一套房产
包括落实北京户口、

  几天来传得沸沸扬扬的李双江之子李某涉嫌轮奸案昨日再起波澜,一……

[详细]
长江中下游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
长江中下游可能发生

  国家防总会商认为,今年主汛期多雨区主要位于长江中下游、江淮、……

[详细]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

  证监会明确表示,操纵市场行为扭曲证券价格,掩盖市场真实供需关……

[详细]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g_foot.htm